戎馬一生衛家國 最難忘懷慈母恩

03月 12, 2021 人物故事:孫宜成

文|晏子萍

家族遷臺路線:跟隨軍隊參加徐蚌會戰→舟山戰役→臺灣基隆

身為軍人或是警察的眷屬,與配偶聚少離多視為日常,而生逢戰亂時期,更是必須以一擋百,事事都得獨當一面。孫宜成將軍的母親萬淑華女士在夫君離世後,母兼父職,一人擔起一家子重擔,不但對四個兒子教育有方,孩子成長後都貢獻所學,種種成就除了他們自身的努力,更要歸功於母親的慈風懿德。

 

孫宜成將軍講述自己與父親一生的故事

 

父親顛沛流離  一生多坎坷

    曾經擔任海軍司令部政戰主任的孫宜成將軍,祖籍安徽省宿縣,1951年(民40)在臺灣出生。孫宜成九歲失怙,父親孫幹元在他腦海中的印象並不鮮明,但猶記得父親是一位個性內斂、行事嚴謹的人,這樣的性格,可能來自於命運多舛的幼年生活。孫幹元五歲喪父,十來歲時母親即離世,初中畢業後幸得父執輩好友介紹到縣城的「世界書局」當練習生,得以維持生計。

    1937年(民26),七七事變發生,目睹日軍侵華、燒殺擄虐,孫幹元毅然投考中央軍校,在西安王曲受訓後,展開為期十年顛沛流離的軍旅生涯,大江南北幾乎都走遍了,而其間亦參與了中國歷史上極為重要的兩大戰役,一是平津會戰,另一個則是徐蚌會戰。

     「1949年(民38),隨著軍隊輾轉來台後,我父親原是隸屬於十三軍的軍官隊,但因官多兵少,上級政策指示,軍官可以選擇轉業或是申請退休,於是我父親轉任警界,不論是基隆港務局、烏山頭水庫、花蓮糖廠、或是省政府,均是擔任保安警察的工作」,孫宜成表示,父親後來在台中市警察局督察室擔任巡官一職,在任內因工作繁忙,積勞成疾,年僅四十三歲即劃下人生句點。

 

聚少離多 為母則強的堅毅精神

 孫宜成的母親萬淑華女士,自1948年(民37)嫁為人婦後,沒過幾天安定的日子,即隨著部隊遷徙,身為軍人或是警察的眷屬,本就是與配偶聚少離多,而且常常居無定所,生逢戰亂時期,更是必須以一擋百,事事都得獨當一面。

 遷臺前原本擔任教職的萬淑華,婚後即專心相夫教子,先生早逝,讓她頓時間無所倚靠,孫宜成憶往說道:「我們雖然有父親的撫卹金,但是四個孩子皆未成年,且因為父親過世後,我們即將喪失宿舍的配給,所幸靠朋友幫助,讓母親在教育廳覓得一個工友的職務,有了收入,也保住一家五口棲身之地」。

 但是微薄的薪水,對全家的開支來說猶如杯水車薪,在不得已的情況下,只好將甫出生未久的小弟送到臺中育幼院,孫宜成回憶:「弟弟在育幼院時,每隔一兩個星期,我就去探視他,直至學齡,家中狀況漸有起色,母親才命我將他接返家中,後來他的學歷是全家最高的,日後亦成為一位作育英才的老師」。當年由大陸遷臺的家庭,因為經濟困頓,苦多於樂,但是他們仍以不屈不撓的精神,在逆境中創造了日後的成功。

父親孫幹元與母親萬淑華的訂婚啓事

 

三代從軍  傳承祖孫情

 孫宜成兄弟四人,三人為職業軍人,「在小弟服兵役時,我們根本無法闔家團圓與母親共度新年,甚至有一段時間,台、澎、金、馬,四人各據一方」,四兄弟無法與母親合照一張全家福,孫宜成深表遺憾,這也是此生未竟的夢想了。

 世事真是巧合,因為父親是軍人(後轉任警界),孫宜成是軍旅出身,其子孫復威亦受國家栽培,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後,返台任職於母校(政治作戰學院新聞系),祖孫三代皆為氣宇軒昂的中華民國國軍,堪稱人生難得的機緣。

父親孫幹元親筆書寫的自傳

 

追憶父母恩 銘記於心永誌不忘

 父親在世的時候,正逢兩岸對峙年代,對於大陸的老家僅能遙遙思念,孫宜成待退休後,卸下軍職,才有機會返回家鄉探親,上了祖墳、見了親友,血濃於水的感受也油然而生。

 1949年(民38)改變了兩岸中國人的命運,戰亂的年代書寫了許多不同的故事,也讓無數偉大的母親,肩挑重擔,母代父職,培育了無以數計優秀的子女,不論是在軍中、在民間,在社會的每個角落,都成為臺灣不可或缺的中堅份子。